辅导员工作室

辅导员工作室

当前位置 :  首页  辅导员工作室

时评|施佳:与“佛系青年”再谈英雄

来源 : xdp     作者 : 施佳     发布时间 : 2018-06-08

近日,叶挺将军后人起诉“暴走漫画”案已由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受理,并将于6月中旬开庭审理。该案被认为是5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英烈保护法》实施以来,第一例由烈士后代亲属起诉侵权的案件。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网络上随意调侃英雄烈士成为一股不小的歪风邪气。“狼牙山五壮士是逃兵”“邱少云是半生不熟的烤肉”“黄继光是杜撰的”“董存瑞炸药包上涂了胶水”以及各种随意的“段子”,肆意调侃、抹黑、诋毁与质疑英雄人物。

如何看待这种随意诋毁英雄烈士的现象?如何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英烈保护法》的实施?下面,我们就一起来谈谈这个问题。

  

对英雄烈士的调侃、抹黑和诋毁,是对英雄家属和英雄所在集体的亵渎。任何一个英雄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从地上凭空生长出来的。门卫师傅有经典的“哲学三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英雄作为个体,来源于平凡的人民群众,有家庭的印记,有所在集体的印记,英雄是属于家庭和所在集体的。特别是英雄烈士,他们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年代,选择了为大多数人的幸福而英勇献身。他们、他们的家属和英雄所在的集体,理应受到尊重和褒扬。但是,这些英雄烈士的家属和所在集体在今天正面临着更大的挑战和压力,一方面要担心被“抗日神剧”中的神剧情随意虚构和夸张,另一方面也要经受那些不怀好意者“穿越式”的所谓科学解读。那些英雄烈士为了理想而没有在敌人的枪炮下选择退缩,他们的家属和所在集体除了无尽的悲痛和思念,却还要承担英雄“被神化”和“被俗化”的双重考验。网络上出现的歪曲、丑化、亵渎、质疑和否定英雄的现象,不仅仅是对英雄个体的亵渎,更是对英雄的家庭和英雄所在集体的亵渎。

莫让你眼前的苟且玷污他人的诗和远方。因为无论怎样的解释都不足以掩饰这份亵渎带给英雄所在家庭和集体的悲痛和伤害。

  

对英雄烈士的调侃、抹黑和诋毁,是对英雄精神和英雄所处时代的戏谑。英雄作为同时代人中的榜样和先锋,在同辈人中发挥着激励人、鼓舞人、引领人的积极作用。他们的故事和精神也给了后来者无穷的力量。现在,有很多人喜欢看历史“穿越剧”,作为影视作品娱乐大众,本无可厚非。但如果拿着“穿越剧”的望远镜,携着网络游戏的“代入感”,来解读和评论历史和英雄人物,这样做就显得太游戏历史了。比如,用今人的视角来解读和评论古代的女子“裹小脚”的现象,无论是从生理科学、审美哲学还是女权运动的角度讲,都是不可思议的,但这就是真实历史的一部分。

时间无法回流,历史不能重演。英雄和英雄所处的时代,有其局限性,这是历史的必然。英雄烈士和烈士的精神在所处的时代已经彰显了其价值和意义,而且也正在一代代的激励着后来者奋勇前行,已经成为了历史的重要部分。任何文学的、新闻的或者其他自然科学的解读和评论都是片面的,因为历史人物只能用历史的方法来科学分析。那些身处当今时代,却天天幻想着比历史人物高明的人,终将被后来的历史所碾压。因为在历史的面前,没有谁比谁更高明。

  

对英雄烈士的调侃、抹黑和诋毁,是对英雄文化和英雄所属民族的解构。在巴黎市中心塞纳河左岸的拉丁区,有一座建成于1791年,永久纪念法国历史名人的先贤祠,被誉为法兰西的精神圣殿。在先贤祠檐壁上刻有题词:“伟大的人们,祖国感谢你们”,这是伟大的法国人民对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伟人的最崇高的敬意。由此可知,对国家和民族做出贡献的人们,他们不仅仅属于自己,更属于整个民族和国家,他们的精神就是民族和国家的文化瑰宝。这不仅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族之见,更是所有民族国家的基本共识。

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英雄烈士,毫无疑问是对民族和国家做出贡献而英勇献身的人们,不管他们的贡献是大是小,都值得最起码的尊重和保护。少数不怀好意者的调侃、抹黑和诋毁,看似轻微,实则其危害却是非常严重的。烈士可以被调侃,精神可以被戏谑,文化可以被解构,民族就会面临被消亡。

一个国家对待英雄的态度,就是对待历史的态度;对待历史的态度,就是对待今天和未来的态度。《中华人民共和国英烈保护法》的实施,就是表明我们最好的态度。


(施佳系浙江师范大学地理环境学院党总支副书记、讲师,长期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