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

中共党员,初阳学院综合文科032班,初阳学院学生会副主席。曾任校第一届社代会代表团团长、校社团联文艺部副部长,院篮球队、足球队、辩论队的主力,院棋类大赛双料季军。

 
简介与感言:

简介:在戏剧创作方面表现突出,获得了2006年“花样年华”全国大学生短剧小品大赛两项优秀节目奖和个人优秀奖,为我校首次获此殊获;编写话剧《红色记忆》,获2006年浙江省纪念长征胜利六十周年创意实践双十佳活动奖,受到《浙江日报》、《教育信息报》等多家媒体关注;参与编写话剧《算帐》,该剧获省反腐倡廉高校话剧小品汇演二等奖;带领绿帆创业团队获得省挑战杯创业计划大赛二等奖;自编话剧《带着妈妈去支教》获得“校迎评晚会”优秀节目奖,还排演校庆音乐短剧《青春无悔》,《songs of music》、《老万漫游蓬莱岛》等多出剧目。

感言:我不是典型的初阳学子,这是我对学院最大的愧疚,可我的心中深深地镌刻着初阳的痕迹;我也不能代表典型的阿西小虫,可我的脚印里有着深刻的阿西烙印。我是一个幸运儿,有这样优秀的学院,又这样优秀的社团,有这样帮助指导我的老师,还有支持我的同学以及遇到了这么多的机会。


小虫的主角梦想

――初阳学院余永

   
   初上舞台,演而优则导。
   高中里原创课本剧《共和国不会忘记》的成功一直让我念念不忘,于是大学初始,便到处寻找高校话剧社,希望能进一步磨砺自己。寻寻觅觅,终于在杏园篮球场外的一角找到了阿西。现在想来整个面试几乎不下于现在的许多选秀节目,淘汰了近百人,非常幸运地通过了三轮面试,成为师大最悠久的社团――阿西剧社的一员。也许是上天安排,大一的我与05届的卢欣、谢绍民和杜潇三位学长合作,共同出演《邻居》参加了师大首届话剧小品大赛,并幸运地获得一等奖。也正是这次合作,三位学长戏里戏外的点点滴滴,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阿西,什么对自己理想的追寻。虽然我在《邻居》中只是一个配角,却埋下了我的主角梦想。
   学期中,校宣传部要求我们编写一个反腐倡廉性质的小品参加省反腐倡廉高校话剧小品汇演,因为我过去饰演过官员,所以也参与其中,与金华群艺馆的老师和阿西的主要成员一起编写了话剧《算帐》。虽然仅仅是编写工作,但这次经历是我第一次参与群体创作,接触到阿西现有的编剧方式――侃剧,即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聊主体,最后归纳总结出剧本。年少张狂的我片面地认为这种方式费时费力而加以否定。
   缺乏原创,退而做编剧
   当时剧社里很多人觉得阿西是自由的,要尊重每个社员的个性,创作更是要走自己的路,有自己的风格和个性。所以剧社特招编剧创作出来的都是很天马行空的作品,除了他自己谁也无法理解,很多时候不是未能创新而是过了头。教育部本科评估晚会为剧社的转变带来了契机,也成为迈向高峰的起点。也许是在人才学院北京生存实践中对我印象深刻,当时校团委副书记章剑锋老师相中了我,让我担当起将“浙江省十大杰出青年”屠佳同学的事迹改编成剧本的任务。一种使命感涌上心头,我在一周之内七易稿件,终于完成了《带着妈妈去支教》,并且担任导演和音效制作。经过半个月的精心准备,迎评晚会上,来自北师大的专家教授留下了感动的眼泪,该剧也获得“校迎评晚会”优秀节目奖。后来,来校验收的专家们指名要再次观看,章剑锋老师和尹浩冰老师也激动万分,“一个半小时的晚会给你们十五分钟,值了!”
   《带着妈妈去支教》的成功让我尝到了原创的甜头,尾巴逐渐翘了起来,将独立创作的方式代替了侃剧的方式,陆陆续续又创作了一些作品,却被一一枪毙,于是非常苦恼,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直到《红色记忆》的成功,才让自己认识到当初是多么幼稚。
为了纪念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我利用暑假考研复习的间隙,独立完成了《红色记忆》的初稿,结果一开学再次被剧社枪毙。当时情绪很低落,尹浩冰老师就和我谈心,聊剧本,后来章老师也特意把我们几个主要成员召集起来开会,会议内容很简单,集体讨论《红色记忆》的初稿,那一夜,很多社员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将我原来创作的剧本变得焕然一新。这时候我才知道集体创作是多么强大,一个人的力量和思路毕竟有限。现在剧社的创作模式变成了在个人稿件基础上进行集体完善,既避免了当初的费时费力,也避免了个人创作的单薄和水平不高。
   登上高峰,任重而道远
   期末考试紧张的复习气氛充满了师大校园的每个角落,刚刚从宁波挑战杯归来的我还没来得及开始复习就接到学校转达的省教育厅的文件,要求我们去沈阳参加“花样年华”全国大学生首届短剧小品大赛的通知,而且我校入选的作品有两个,其中一个三十五周年上的节目,我们从来就没有排练过。我和社员们不得不抽出宝贵的复习时间进行排练。赴沈的候车上我心中十分激动,以至于基本没有睡着!这是阿西第一次进入全国大赛的舞台啊。最后我们获得了2006年中国・沈阳“花样年华”全国大学生短剧小品大赛两项优秀节目奖和个人优秀奖,载誉而归,这也是学校短剧小品方面第一次获得全国级的奖项。
   全国比赛的历练也更让我看到了我们和其他高校优秀剧社的差距,这就更让我坚定了走自己原创的道路。为了给话剧增加更多的元素,更充分地表现出主题,我开始尝试将舞蹈音乐的成分加入其中,师大百年校庆给我带来了新的挑战。虽然与考研有所矛盾,但是我依然克服困难,写出了剧本、做好了音乐剪辑,和尹浩冰老师、游亦辉老师一起,创作、排练了音乐短剧《青春无悔》,至今仍然能在师大的舞台上看到这个节目。
   虽然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许多社员都不理解我,认为我完全丧失了作为编剧的独立性,没有在作品里表现出自己的风格和实验话剧的先锋性,可是我至今无怨无悔,特别是当我在浙江工业大学的礼堂内捧起2006年浙江省纪念长征胜利六十周年创意实践双十佳活动奖牌,受到《浙江日报》、《教育信息报》等多家媒体采访时,我更坚定了我曾经走过的道路。
   阿西人自称小虫,因为每只小虫虽然渺小却始终坚定自己的道路,每只小虫都有羽化蝴蝶的梦想。2007年毕业汇演拉上了大幕,我在师大的最后一场演出画上了句号。在演出中我是一只普通的小虫,可我却不曾放弃我的主角梦想。